华西坝围观“打皮毛蛋” 成都人玩网球已经有100年

成都是个时髦的城市,早在一百年前,成都就曾经“洋盘”得甩许多其他城市几条街。里约奥运会的热潮还未散尽,如今哪个人如果不晓得奥运会,恐怕绝对会被当成“奥特曼”。但你晓得不,成都一百年前就已经掀起过围观网球比赛的时髦活动:到华西坝看学生们和老外一起打网球!

在充满智慧的成都方言中,网球这项洋歪歪的运动也有了一个更加形象、更加接地气的名字:皮毛蛋。

一百年前的华西坝,一群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拿着木制的拍子,在一块泥地上将一个圆滚滚的球打来打去,引发了一大群人的围观。这是成都人第一次接触到网球这项运动。

1916年,成都修建了第一片网球场——华西协合大学华美学院的路易斯网球场。此后,网球在华西坝风靡起来,华西协合大学陆陆续续修建了多块场地,几乎每一个学院都配有自己单独的网球场。

100年前的网球,叫“皮毛蛋”还线年成都修建公共体育场,兴建了两块沙地网球场,这是成都人自己修建的最早的球场。

1933年,少城公园的纪念碑旁赶建出了一块新的网球场,举办了成都第一次网球锦标赛。而在这一年,网球界的“Grand Slam大满贯”这一词首次被提出。

9月24日至10月2日,成都网球公开赛将在四川国际网球中心举行,成都也成为继上海、北京、深圳之后,第四座拥有ATP世界巡回赛的中国城市。诸多男子网球高手将集结成都,争夺赛事冠军。成都公开赛作为ATP250赛事,是在成都进行的最高规格的网球赛事,其奖金高达94.8万美元,超过了同期举行赛事的深圳站,在ATP250级别赛事中仅次于多哈站和圣彼得堡站,位列第三。

虽然这是成都首次举行如此高规格的网球赛事,但实际上,成都人与网球,已经有了长达一百年的交集。

“网球第一次出现在四川就是在华西坝,是由当时在成都的外籍传教士和老师带来的。”老成都民俗学家刘孝昌对于华西坝的历史文化研究多年,打网球最有钱的人他认为当时来四川办学的外国人为相对封闭落后的成都带来先进的现代体育理念。“早在1908年前后,美国教师那爱德在四川拍摄的老照片中,就有一幅四川大学前身打网球的照片。成都网球也是中国网球的发源地之一,华西协合大学就是起点。”

1906年英国圣公会、公谊会,美国浸礼会,美以美会和加拿大循道会等在成都联合创办教会大学,由于是5个教会联合创办的,所以取名叫做华西协合大学,成都人则更习惯于称之为“五洋学堂”。先成立了协合中学一所,4年之后成立了大学部。

当时的五洋学堂不仅教授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体育也是风靡校园的项目。足球、篮球、羽毛球、网球、板球……这一系列的现代运动很快就被引进到了成都。其中,网球算是发展较好的项目,相对于当时也很流行的足球而言,网球场对于场地的要求不高,很容易建造,只需要一块36.5×18米的坝子,1米高的球网,比较好解决,而且规则相对简单,即便是没有玩过的人看一会就能搞懂它的规则,所以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那个时候网球在成都并不叫网球,而是有另一种更加形象的叫法——“皮毛蛋”。当时的成都人,有空就会到华西坝去看学生们“打皮毛蛋”,学生和老师们不仅要打比赛,有时候还会组织进行网球表演。

说到华西网球,就不得不提加拿大传教士丁克生。丁克生是华西农艺系教授,他不仅引进了改良奶牛的品种,让成都人开始喝上了牛奶,从国外带来了西红柿、玉米和甜瓜等品种,而且兼任体育教员,酷爱足球和网球。丁克生个子不高体格健壮,绰号“丁矮子”,他是足球队的前锋,也很喜欢网球。据刘孝昌翻阅资料,丁克生的“划线”功夫非常好,拿一个石灰桶,然后用一个勺子舀出半勺子的石灰,在地上划出笔直的线。

不仅在华西协合大学里有网球场,协合高中也兴建了自己的球场,除了普通的沙地之外,还有绿油油的草地球场。上世纪20年代中期,华西坝就举办了大众学生网球比赛。

当时的华西坝俨然成为了全成都最“潮”的地点。在这里,成都人第一次看到有人骑洋马儿(自行车),第一次看到女学生“洗澡(成都人称游泳为洗澡)”。第一次看到有人踢皮球,看到有人打“皮毛蛋”。这一切对于当时的成都人来说简直是大开眼界。

相比于其他运动,网球的装备也是最先进的。首先是球拍,当时的球拍是使用木框做成的,然后用牛筋和羊肠子编成拍面。服装也是最有范儿的,本来华西协合的学生们穿衣服就很新潮,在其他学校的学生还穿着长袍马褂对襟衣服的时候,华西的学生就已经是男生西装革履,女生穿连衣裙了。打网球的时候,更是穿着白色的上衣和白色的过膝裙裤,展现了青春靓丽。一开始,网球服和装备还是外籍教师从国外带来的,但到了三四十年代就有了本土的装备。其中最重要的装备就是“回力牌”网球鞋!

运动鞋在成都的流行就是从网球鞋开始的,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期,风潮才逐渐褪去。在当时,如果有哪个学生拥有一双“回力”白色网球鞋,走路都有风。因为稀少,学生都非常爱惜,经常一打完比赛就脱下来换成便鞋,但只要稍微一不注意,还是会被人顺手牵羊,因此好多人脱下鞋子后就像宝贝一样抱在胸前。白色的鞋子脏了以后,回家还要打整,洗涤之后在半干时用白色的粉笔涂色,力求鞋子干了之后能够又恢复成纯白色。

当时的年轻小伙子们,平时没事的时候,就三五人邀约一起,到华西坝看女学生们打“皮毛蛋”,看的时候还要打赌,赌哪一方能够赢球,赌资也极具成都特色。大学路上有一家卖蛋烘糕的,是成都第一家卖蛋烘糕的,所以一般都以蛋烘糕作为赌资,输的一方请获胜的一方吃上三五个蛋烘糕,把肚子也填饱了,精神和身体获得双重满足。

上世纪20-30年代的体育运动在四川得以推广,杨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驻防泸州时,他曾主持举办了“川南联合运动会”。入驻成都后,积极倡导修建成都市公共体育场,在公共体育场内设置了网球场,使网球成为当时成都风靡一时的时尚运动。当时的军政界人士打网球,成了最时尚的活动。

不仅是在华西协合大学,一些中学也积极开办网球课。16岁的温岭从四川到上海求学,在求学期间参加了1926年的“慰劳北伐将士运动大会”,与同伴一起获得了男子双打冠军。作为民国时期最优秀的网球选手,江湖上至今还流传着他当年如何打赢日本选手、击退南洋名将为民族争光的故事。

上世纪30年代,成都已有50多片网球场了,在一些私人住宅中也建有球场。1933年,“傻儿军长”的原型范绍增到上海出差,发现打网球很有趣,就自己出钱请当时最出名的林宝华、邱飞海、王文政和钱耀斌四大网球名人到成都进行网球表演。同年8月21日至28日,四川省网球锦标赛在少城公园纪念碑侧的网球站揭开战幕,这座网球场是由范绍增私人捐资赶建的。这场比赛结束后,四川省网球代表队正式宣告成立。

同年,民国第五届全运会在南京举行。范绍增组织“四川网球队”参赛。为了能够取得好成绩,范绍增专门聘请了曾经在1927年东亚奥运会上代表中国队拿到了男子双打金牌的林宝华作为教练,对女队的两位队员进行集训,希望能够将冠军奖杯抱回蜀中。虽然最终她们遗憾地输给了在英国留过学的山西队姐妹花王春菁和王春葳,但男女团体亚军的成绩依然让四川网球得以傲视全国。范绍增1954年转业到河南体委任副主任,仍酷爱打网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owmakemoneyonline456.com/,斯特里科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