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海丁克|九旬指挥巨匠即将“退隐江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owmakemoneyonline456.com/,伯纳德

对于喜爱古典音乐的朋友而言,伯纳德·海丁克(Bernard Haitink)的名字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过去半个世纪全球范围内管弦乐艺术的最高水准,这位来自荷兰的殿堂级指挥大师与包括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内的几乎所有顶级乐团保持着极为密切的合作,录制了不可胜数的经典唱片,在荷兰广播爱乐乐团、伦敦爱乐乐团、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任职更是将这些一流乐团的艺术能力推向新的高峰。

2019年,海丁克大师迎来了自己的90岁生日,与此同时他也向外界宣布,自己将在今年9月的瑞士琉森音乐节之后彻底告别指挥台。海丁克大师对媒体表示,这个想法萌生于去年中旬,而在过去的一年间,他已经和柏林、慕尼黑、阿姆斯特丹、芝加哥等与自己音乐生涯有密切关联的城市的观众完成了舞台上的告别。尽管乐迷们对于能够继续领略海丁克的舞台风采抱有深深的执念,但是大家对于大师的这个决定还是深表理解,并祝福大师身体健康。

海丁克长达65年的指挥生涯中唯一一次造访中国便是在2009年,那一年,八十高龄的指挥家率领着芝加哥交响乐团造访国家大剧院,为北京的观众奉献了两场精彩绝伦的演出,大师气定神闲的驾驭、以及对乐团熟稔自信的调教,幻化成至今令亲历者难忘的乐音。今天,剧小院用一篇文章带大家一起回忆海丁克大师十年前造访国家大剧院的美好瞬间。

“我在八十岁高龄第一次来到中国,来到国家大剧院。没想到,却在这里发现了古典音乐的‘新大陆’!这里有那么多的年轻观众,他们给我带来了无限的慰藉与力量。因为我发现自己并不孤单,我的继承者们也不会孤单,任何对古典乐的悲观预言,显然都为时尚早。中国的国家大剧院让我相信,有年轻人在,有希望在,有未来在。明天一定会更好。”

有人曾说,除了世袭的王位和交响乐指挥,世界上没有哪一份行当能够干到耄耋之年。年过八旬的殿堂级指挥大师——伯纳德·海丁克也许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纵横指坛半个多世纪,灌录唱片上百余张,执掌过全球几乎所有的超级天团……海丁克的一生,辉煌得如同一部交响史诗,每一个音符都惊为天人。

2009年2月13日,当八十岁的海丁克,率领一百一十六岁的芝加哥交响乐团,伯纳德奉献有着一百零三年历史的马勒《第六交响曲》。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无疑在抒写一部传奇,一部由漫长时间年轮交织而成的传奇,一部由海丁克全情打造,亲自演绎的传奇。

海丁克曾说:“我可以认老,但绝不服老。”在他看来,每一场音乐会都是一次激情的探险。马勒《第六交响曲》,结构宏阔,织体繁复,是古典音乐史上“珠峰”式的高难作品。当晚,八十岁的海丁克仙风道骨、气定神闲,犹如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船长,指挥他的“水手”在暴风骤雨与电闪雷鸣间自由穿梭。

观众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音乐历险,而“老船长”也有了不同寻常的惊喜发现。细心的海丁克注意到,舞台之下的观众席上,几乎全部是充满活力的年轻面孔,这可颠覆了大师多年来的经验与记忆。“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我第一次拿起指挥棒,我是黑发人,观众为白发人;如今,我成了白发人,观众依旧是白发人。”这是海丁克五十年音乐生涯无法回避的尴尬境遇:即使在音乐根基深厚的欧洲国家,年轻观众也越来越少,面临着极大的流失。为艺术倾其一生的海丁克大师一度黯然神伤:“古典音乐难道真的走向了黄昏?”这一次,海丁克在国家大剧院看到了不同,那些年轻的,充满活力的,热情洋溢的面孔让大师受到了深深的震动。“这是真的吗?我看到的是真的吗?”

为解开大师心中的疑窦,国家大剧院通过统计分析两场音乐会的观众样本,给出了有力的数字:偌大的人群中,青年观众占大多数,包括一支不容忽视的琴童大军,六十岁以上的老年听众只有不到2%。这让见多识广的海丁克着实震惊了,他在八十岁高龄第一次来到中国,没想到,却在这里,发现了古典音乐的“新大陆”!这片未知的世界,这希望给年过八旬的海丁克带来了无限的慰藉与力量。

“我曾经对古典乐的命运并不乐观,现在,我发现自己并不孤单,我的继承者们也不会孤单,任何对古典乐的悲观预言,显然都为时尚早。国家大剧院让我相信,有年轻人在,有希望在,有未来在。明天一定会更好。”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免费欣赏海丁克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演绎贝多芬《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